12岁女孩巨额打赏 直播平台对未成年人该有设防

[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d',@me)/]次浏览 百度收录

  12岁女孩巨额打赏 直播平台对未成年人该有设防

  近日,南京市栖霞区龙潭的安先生使用手机支付打车费时,发现账户钱莫名少了一半,怀疑被盗报警后才知是女儿支付了9999元给网红小哥哥。原来,安先生女儿小晴(化名)趁着爸爸睡觉,偷偷打开房门将他手机拿走,向某直播平台充值了9999元。 随着网络直播的兴起,近年有关未成年人瞒着父母向主播提供巨额打赏的现象时有出现。经媒体报道的案例就不在少数,如“海南海口12岁小学生打赏游戏主播,花掉环卫工母亲4万元积蓄”“广东中山小学生假期玩游戏,用妈妈手机买1.6万元道具”“河南鹤壁11岁儿子为玩网游,刷母亲银行卡近3万元”……去年3月,有媒体统计发现,半年内,因为直播打赏而涉及的盗窃、诈骗、挪用公款案件或未成年人趁家长不注意打赏网络主播就已出现28次,涉及金额890余万元。 但是,在相关部门三令五申要求直播平台做好对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背景下,还是出现未成年人“偷”父亲手机向直播平台充值的现象,无疑让人诧异。事实上,面对相关部门的要求和社会呼声,不少直播平台都表示进行了整改,如某直播平台就曾透露,已升级未成年人管理工具,赋予家长更多的管理权限;同时,设置“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三道防火墙,杜绝未成年人直播。当用户升级全新青少年模式之后,未成年人将无法直播、充值、打赏、提现。另外,也有游戏网站称,如果未成年人单日消费达到或超过500元,将会引起“警报”并立即通知家长知晓。那么,这次依然有12岁女孩拿父亲手机成功向直播平台充值9999元,是否说明仍有平台未按要求做好整改? 未成年人获取网络服务,引发不当的“损失”,当然不能把责任全推给直播平台,这与家长的教育也密不可分。但是,网络平台对于未成年人获取服务,特别是涉及大额资金“交易”,建立必要的审核机制乃至“防火墙”,这并非什么高要求。在这一点上,如果说家长在互联网时代,应该有针对性地加强对于孩子的互联网“风险教育”,在前端发挥“预防”作用,那么,互联网平台针对未成年人的行为特点建立适当的防御机制,就是最后一道防线,必须被重视。 不只是直播平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未成年人接触网络服务的门槛已经非常低,这其实对于网络生态下的未成年人保护提出了更高要求。一款互联网产品是否会“误导”未成年人,又会对未成年人的参与带来怎样的风险,这些问题,在每一款互联网产品设计之初应该予以厘清,并打好相应的补丁。也就是说,任何互联网产品都该适当植入未成年人保护的基因。 早在2016年,互联网直播服务的相关管理规定,就要求各直播平台应实行实名认证。但从现实来看,仅仅靠实名制可能还是无法有效防止未成年人巨额打赏。在这一块,无论是技术还是认知上,从监管到行业平台,恐怕都应该有新的认识和应对。网络直播无原罪,未成年人深陷网络打赏泥淖,固然需要家长的教育引导,但是,直播平台对未成年人该有的设防不应该缺席。 延伸阅读: 别以为自己窦娥冤!未成年人巨额打赏未必能追回,到底怎么判? 河北沧州的朱女士近日发现,女儿小雪使用自己的手机通过快手视频对一制作彩泥的主播进行“打赏”,先后消费9万多元。随后,朱女士联系了快手公司,希望能退还消费款项。快手公司要求朱女士提供“消费是无行为能力人进行的”相关证明。 在朱女士提供了相关材料后,该公司表示,这些材料并不足以证明当时的消费是未成年人操作的,平台只能赔偿一部分损失。对于快手公司承诺退还3万多元,朱女士并不能接受。 一边是吸引人的付费内容和便捷的支付手段,一边是自控力和认知能力欠缺的未成年人,此类纠纷时有发生。对于此类发生在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的事件究竟该如何处理?如何规范未成年人的网络消费?

  “打赏”应属事实上的即时合同关系 “打赏”是一种中国本土化的产物,在古代是指身份尊贵的人给底层、下级人士的赏赐,在现代网络用语中的“打赏”则是指在网络直播中,观看者给主播刷礼物,打赏所得的礼物可以直接变现。在“互联网+”的浪潮中,“打赏”俨然发展成为一种经济模式。 就“打赏”本身而言,是一种客观且自愿的行为,完全凭借个人的喜好来决定是否打赏以及打赏的金额,但它又不同于单方面的赠与行为。 笔者认为,在网络直播中,打赏行为更近似于观看者购买主播服务的一种消费行为,即“双向互惠行为”。主播为了得到观看者更多的“打赏”,通过展示各种才艺使其获得精神上的愉悦。如果观看者对主播的表演满意,就可能采取打赏的形式进行物质鼓励。因此主播与观看者之间的法律关系类似于提供服务者与享受服务者之间的合同关系,但这种服务合同关系并不是采取书面的订立形式,而是一种事实上的即时成立的合同关系。合同的订立完全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属于民事法律行为,因而由此产生的纠纷也属于民事范畴,不构成刑事犯罪。 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越来越普及的今天,许多未成年人玩起了直播软件,并且成为“打赏”大军中的一员。然而,由于未成年人缺乏自控能力,对网络消费缺乏概念,也没有必要的价值指引,因此未成年人的非理性消费已经成为游戏、直播等互联网行业的通病,这一现象在直播行业尤为突出。